神木出现了新一轮的经济迅猛增长

2020-08-21 16:39

虽然民间借贷历史悠久,但之前零星的民间借贷一般用于消费,生产过程中的流动性不足习惯用赊欠的办法解决。

“张孝昌与一千多人往来资金上百亿,却没有账务,没有会计,完全依靠白条”,神木县张孝昌集资案专案组负责人、县政协主席张宏智介绍说。

“2000年左右,许多人把煤矿卖了,煤价上涨后又后悔了,再筹资买回来,发现还能赚,于是出现了炒煤矿”,熟悉神木企业成长史的农村商业银行董事长余清才这样总结炒煤矿的源起。正是在炒买煤矿中经常急需大量现金,出现了规模化的民间借贷,炒煤矿的高额利润又支撑了高利息。短期和长期投资煤矿,都使神木人获得了巨大的财富,民间借贷功不可没。到2008年左右,一批新型化工厂已经建了起来,煤矿的价格趋稳,看起来进入稳步发展的时期。2009年,在宏观政策刺激下,和全国一样,神木出现了新一轮的经济迅猛增长,煤矿价格又开始大涨,大项目增多,热钱涌动,民间借贷出现大规模扩张。

无疑,民间借贷确实促进了投资,在开始几年也让参与者获得了高收益,可谓皆大欢喜。到2011年,神木看起来更富有了,街上的豪车随处可见,酒店的消费更高,普通人家的婚宴也经常喝茅台五粮液。财富的盛宴让许多人觉得,鄂尔多斯式的借贷危机离自己很远。到了2012年,宏观经济的持续走低,让神木的民间借贷有了阵阵寒意,借贷案件陡然增多。但靠着多年以来的坚实互信,大家普遍认为扛过去没大问题。

信天游式的个人借贷,完全处在监管之外。神木目前有经过审批的小额贷款公司22家,担保公司两家。小额贷款公司所放出去的贷款,只有26亿。在被估测为200亿左右的民间借贷中,只占了零头。

神木民间信贷的发达,首先在于神木人的互信和一诺千金的性格。许多人认为,如果没有张孝昌案和刘旭明案,神木的民间信贷很可能会坚持到经济复苏。击溃神木人信心的,首先是张孝昌案。张孝昌55岁,本是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农民,靠做小生意进了城。在2008年经营金店后,张孝昌学会了在网上炒黄金期货、白银期货。张孝昌正是以长期炒黄金期货能获取高利润为诱饵,以2.5到3分的高额月息,吸存了大批的资金。张孝昌今年春季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批捕。截至2012年12月案发,吸收存款22.74亿元,报案人数达431人。刘旭明案是目前认定的唯一集资诈骗案,年仅30岁的刘旭明以虚构的一个位于内蒙古的煤矿,以熟人亲戚为纽带,骗取了集资9亿元。

和张孝昌一样,大多数民间借贷靠的是一张白条,甚至没有白条,依靠记忆“做账”。

因为是亲戚朋友,因为天性豪爽,神木人在借贷或者入股中,经常靠口头协议,或者一张白条。与银行贷款繁杂的手续,担保和抵押,漫长的周期相比,神木人更喜欢从亲戚朋友中直接借款融资。重视关系,注重快速省事,是神木个人借贷的习惯和准则。

“外界媒体说神木有多少地下钱庄,是不准确的。神木的个人借贷,多数没有固定地点,更没有什么组织,随时、随地、随意发生,是真正的‘信天游’,饭桌上聊几句,打个电话,一次亲戚朋友之间的借贷就敲定了,一笔笔款就到账了”,主管金融的县长助理、中小企业局局长刘光秀说。

自从去年年底吸收存款达23亿的张孝昌案暴露后,神木民间借贷的风波逐渐聚集。神木民间借贷问题的集中暴露影响到底有多大?根源到底在哪?搞清楚这些,才能为民间资本如何从头再来,民营企业如何转型升级,找到跨跃的平台。

神木一位银行行长说:贵金属期货,是金融机构、专业团队都难以驾驭的全球化高风险投资,只有小学文化的张孝昌居然声称要控制市场,不计成本的大规模贷款炒贵金属期货,本身是一个笑话。但这一笑话在神木居然成为现实;刘旭明案中,几十个动辄上千万的放款人,居然没一个人去当地核实所投资煤矿的真实性,足可见神木民间资本粗放的“信天游”本色。

陕北信天游想唱就唱,想多高就多高,无谱无律——神木的民间借贷,确实像极了信天游。

当“信天游”遇上全球化,自然会有断层。神木民间借贷风波,阵痛中也让民间资本和民营企业站在跨跃断层的节点上。在深深的一跃前,首先需要反思.